Sunday, 1 June 2014

隔了两个月的心痛。

假期了!我出来冒泡一下~!

前些日子,刚刚开始放假那几天,整个脑子都在想要看什么韩剧、什么综艺节目什么的。已经想好了好几个的了,例如 小硕的Dr异乡人、20多集还没有追完的Running Man、死党力荐的 Roommate、动漫Diabolik Lover 和 Naruto等。

但是,我有点贪心 =-= 就跑去fesbuk看下别人要在这个假期做些什么,因为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把自己假期生活要做的东西“喊吧浪”丢去面子书哪里给人知道的。


Fesbuk那个网页我看下看下,诶!我有个朋友放的电影宣传片不错哦!
点进去看,去到Utube了,好了,看完了,
“恩。”

噗,就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意思啦。哈哈
反正没事做,stalk 下我朋友的Utube,看他平时like了什么影片。
看了好几页,没有什么有趣的,但是,有个鲜明的标题和熟悉的照片,吸引了我。



我点了进去,里面放了很悲伤的背景音乐。和很多很多,他生前的照片。
对,他生前的照片。
这故事大概要回到大约两个月前吧。

那个之前,我简单地介绍一下他吧,基于我不想公开他的名字,我就给他一个代号叫YP。
YP,今年17岁。

他,非常地开朗。怎么说呢?
因为是学长(巡查员)的关系,学生基本上都会对学长身份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没有恶意的排斥心嘛,所以,他每次都会被别人欺负还是什么的。可是,他却用了一个很搞笑的方式来无视他们的捣蛋,就是用他平时一直都在做“和平”手势加上他招牌笑脸。
他,非常地尽责。
学长嘛~ 老师要他做到的,他都一定做到。
而且他也很搞笑哦~ 
如果你认识他的话,他会用很风骚的语气叫你的呢哈哈
男的呢,他会叫你 XX哥哥~ 女的,不管你年纪比她大或小,他都一律叫你 XX姐姐~

像我啊,在我中二的时候认识他嘛,因为下课时间,学长是不可以让学生留在课室里的。
那时候刚好是他当值,我和几个朋友都不肯出去啊,他忽然间看了看我的名牌,说,
“XX姐姐,出去了喽。”

回想起来都很爆笑。

然后他也很喜欢做那个招牌动作来跟人打招呼,那就是“和平”手势+看到满满牙齿的招牌笑容! 只要认识的,或者稍微认识的,他都这样做滴!

而我就轻轻挥手向他说“HI”咯。
但是我也看过好多人因为觉得他这样做很烦,干脆不理他,抑或者在他走后直接翻白眼,我也对他们这种行为呵呵一笑就算。

喔还有哦~他还有一项很厉害的才艺,
那就是扯玲哦~他好会扯,真的扯得超棒的!



可是.. 
就在2014年4月28日那天。他居然走了。

那天是个星期一吧...? 我在面子书上看东西,看到一半,我看到我朋友从某报馆面子书分享出来的新闻。
写着我的学校在领袖训练营回来途中的巴士翻车了!!!!而且有几名受伤者及一名死者。

我看到的时候直接傻眼了,我心想:怎么可能啦。伤者你说还可以jek,怎么说有死者呢?这新闻到底证实了没有啊... 

我就偏不信啊,虽然那个当下我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可是我看见我学校很多人在面子书和推特上放了一些 希望我学校没事的英文 hashtag。
我也跟着发了。心里当然很希望那是假的。

后来我inbox我死党说,那个真的是我们的学校啊?那个死者是假的吧?
她告诉我那真的是我们学校的,死者听说,听说啦,听说是YP呢!
我当然不信了!



可是,推特上经过多间报馆正式出来的消息,我泪水不停不停的留下来。
不停地流下来。 
歇斯底里的哭了,掩面抱着脚大声地哭了。
心非常非常地痛,很痛.. 很痛。

那时候处于MH370飞机失事事件,虽然飞机发生的时候我感觉得到那种,
如果你家人在飞机上的话的那种痛。

可是YP这次的事件却令我更加体会到,什么是痛。
一种失去朋友、好学长的那种痛。
那种感觉真的不是开玩笑的,真的你的心会非常非常地痛。

想起他还在的时候他的笑容,他对我们说过的话,他对我们的打招呼方式,他滑稽的说话方式,有关于他的一切一切。
瞬间在我脑海里不断地涌现。

我去面子书上,看见我们学校的人,去到他的面子书留言,我的心直接碎掉。
已经化成粉末了。

尤其是看到他女朋友在他面子书墙上的留言。
类似说他还没有走,她还要等他一起去书展的约定等等。
那种心痛绝对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大家也在他墙上写了许许多多的R.I.P,也有很多人写,
“快点醒来啊,你走了,你女朋友怎么办!?”
他的离开,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的心碎,多少的心酸,多少的无奈。

可是你知道什么最痛吗?

当我看见他面子书上最后一个状态居然是,
“要等我。”



好诡异,真的好好奇,难道他自己也感觉到了什么吗?

但是,
也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是他最后一个状态。
他也不知道,我们一直一直都在等他。
只是,他再也回不来了。



从那个时刻开始,我们学校是个很活泼的学校,
因为我们流失了一个很棒的人才,一个很棒的朋友,一个很棒的学长,
Our school is not going to be the same.
我们再也见不到他很奇特的打招呼方式,再也听不见他滑稽的冷笑话,再也看不见他扯的扯铃,再也听不见他叫“XX姐姐”。

当晚,我和我死党通电话,我们说着说着,
两个都在电话的两头失声痛泣,因为我们深深地知道,
我们失去的,不只是一位学长。

隔天报章头条出现也不是他,因为那时候飞机失事嘛。
如果你有看报纸的话,也许在某个角落你会发现关于某件学校的巴士翻车的新闻。

我不是当场的受害人或者目击者,更何况在现场的巡查员们呢?



现在已经六月了,
两个月了,他已经默默离开我们两个月了。
但是不用担心,我是永远不会忘记我曾经认识这位有趣的人。
一位我无法忘怀的好朋友。